左岸博客

思想的部件 情绪的结构 趣味的殊途

最后的玫瑰

——在我荒瘠的土地上,你是最后的玫瑰 (聂鲁达《二十首情诗与绝望的歌》) 这里早已是一片废墟,很久,很久 曾经有过的那些透明的清晨 慵懒的午后 迷失的夜色 早已被埋进冷冷的地下 化成泥,归于土,扬做尘…… 只有你,依然在那片 陡峭的岩石上 …

电影《芳华》的格局

冯小刚的电影《芳华》讲的是个青春散场的故事,电影本该顺天应时,赶上黄叶吟风芳华谢幕的仲秋季节上映。可惜却因故推迟到了严冬才姗姗来迟地进入了2017年的院线。 冯小刚说这部电影是在说自己的青春年华,可以想象他是投入了很多切身感受来讲这个故事。…

雏凤不识老凤声

当今流行“弘扬传统”、“振兴国学”,这自然是好的。不过,在“弘扬”和“振兴”之前,我们是不是该先把那些曾被当作破烂扔掉的传统文化常识找些回来,恶补一下?否则,连常识都是缺失的,我们到底要“弘扬”和“振兴”些什么呢?我们总喜欢号称自己几千年来…

未妨惆怅是清狂

一般而言,在所有文学体裁里,诗歌应该最能够超脱于时代了。左不过风花雪月,美人芳草,管它是李家天下还是赵家江山,总是不相干的。但是情况却往往相反,即便是诗歌这种“纯文学”,也完全无法逃离时代的影响。 胡应麟在《诗薮》里说:盛唐句如“海日生残月…

依稀闻到“太狂生”

如果说“性”是对肉体孤独的救赎,那么,“美”则是对精神孤独的救赎。当得到救赎的人类带着自我意识从懵懂中苏醒,就不但创造了生命的奇迹,也同时成就了自然的荣耀。这就是当我们在谈论艺术的时候,我们真正在谈论的东西。数千年前,睿智的孔夫子用《诗经》…

触不可及的“本体”

可能每个人都会在不同的阶段纠结于关于“存在”和“虚无”的冥想之中。大部分人是在开始恐惧“死亡”的时候触及到这个问题的。这也正好是人的世界观形成过程的开始。我本人大概是在初中阶段开始发生这种纠结,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必定无解。所以长时间陷…

莫言幻觉

我们这里流行一句很富哲理的话,叫做:“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我倒是觉得,发明这话的人,才该获颁诺贝尔文学奖。把民族和世界这两个东西人为的地搞得如此紧张,心态上先就自我边缘化了。其实,“民族的”也好,“世界的”也好,都是流于表象的细枝末节…

杂说《红楼梦》中的诗歌

曹公在诗词上是个有才情的人,所以才有令人拍案叫绝的“白傅诗灵应喜甚,定教蛮素鬼排场”。只可惜残璧仅存,无法一窥全豹。但仅凭这一联,足以领教诗人的功力。所以,就算有人说作者是想借一部《石头记》留诗,也不会离谱到哪里去。只是,就一般的写作规律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