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岸博客

思想的部件 情绪的结构 趣味的殊途

经历512后,我们都是幸存者

进入5月的中国,发生在藏族地区的骚乱以及由此引发的奥运火炬在域外传递时的种种事端已经慢慢过去,围绕西藏和奥运而起的舆论喧嚣以及抗议活动也渐渐平息。奥运火炬在国内的传递正一站一站在亢奋的情绪中进行着,吸引着大家关注的焦点。

我居住的这个川南小城自贡,依然在闲适和雍容中开始了新的一天,为了迎接奥运火炬的到来,从春节就开始的灯会仍然在持续着,街道两边分布着一个个精心设计的灯组。车和行人在街上穿行而过,总能领会到一些喜庆的气氛,感觉生活总有些盼头。

下午两点过,人们大多经过一小会儿午睡后昏昏醒来,准备开始下一个半天的工作。我当时正好有事要离开办公室出去。在准备走进电梯的当儿,发现旁边几位有些犹疑的样子,似乎在琢磨什么。当时我也没多在意,电梯门打开的时候我就走了进去。在电梯下降的过程中,四面发出“咣当”异响,就像一个在井中下降的铁皮水桶与四面井壁碰撞一样的情形。我的第一反应是,这破电梯坏成这样怎么也没人来修?从4楼倒一楼,电梯很快停下,我走出电梯,正准备告诉门卫里面的情况,但还没来得及开口,旁边的楼梯口就汹涌下一股惊慌失措的人潮,门卫也指给我看桌子上的花瓶,它现在正在那里跳着舞,象喝醉了一样。

地震来了!

我迅速跑出大楼,冲到外面的人行道上。这时候,街道上挤满了从各个建筑物里奔逃出来的人们。我茫然无措地走到路边的一棵行道树旁发愣。这时,整个大地就像变成了一艘停泊在港湾的巨轮,慢慢地摇晃着,这种使你身心无法平静下来的摇晃带着恐怖持续着,非常执着,似乎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心里涌起的绝望情绪,随着晃动的持续而慢慢上升。在那个时刻,没有人能够肯定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那种立刻就要天塌地陷的不详感觉分分秒秒降临人们的脑海。这样的情景,比起那些毁灭已经开始的地方,别是一种可怕。我经历过很多次地震,大多是在还没有真正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平静了下来,然而,这次地震却给足了你判断、选择、逃跑的时间,而且,等你惊魂未定地停下来后,一切仍然在继续着。

从后来的资料上得知,这次地震总共历时80秒。但那一刻,却感觉如此漫长,没完没了。从我们呱呱坠地开始,在我们经历的一生中,大地是给予我们稳定和安详的最后根据地,即使我们到了最为不堪的时候,仍然可以“天当被,地当床”,稳守一份不能再被剥夺的安定。远航的水手们在大海上航行,他们经历了无数的摇晃甚至颠覆。但是,在前方总有一片海岸在等待着他们归航,因此他们不会绝望。此刻,连大地也开始不停地摇晃起来,所有的人都无处可躲,无路可逃。这种失去了最后依靠的感觉,使思想和情感一瞬间变得一片空白。我和街上的人们一样开始往家里拨电话。除了机械地一遍遍地拨电话之外,人们的表情都象是在发呆。电话一个也拨不通,大地依然在慢慢地晃动着。

这种情景,令人莫名其妙地想到那种在公共浴池里看到的景象。在那里,所有人都赤条条的,两个肩膀扛着一个脑袋,你无法分辨出人们的社会特征。而处在对自然的恐惧中的人们也一样,这个时候,那种巨大的恐惧人均一份,不会因为任何人的身份、地位、金钱、名誉的差别而有所区分,而所有那些人们与生俱来的东西之外的一切,都显得如此多余,毫无用处。杰斐逊在他起草的美国《独立宣言》中说:“我们认为下述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其实,在社会现实中,人与人之间真正“平等”的时候很少。我想,当我们处在“赤条条而来,赤条条而去”的两个临界点的时候,我们都是平等的,谁也躲不掉,谁也逃不掉。而处于这两极之间的绝大多数时间里,我们都被社会塑造成各自非常不同的角色,所谓“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很难有平等可言。只有当灾难降临的时刻,我们才又罕见地回到那种“平等”的状态之中。

经过漫长的左右摇晃后,谢天谢地,脚下的大地总算安静了下来,一切都还保持着原样。人们慢慢从惊恐中反应过来,开始相互联络问询,但是,电话仍然无法接通,情况一片混沌。我走进汽车,习惯性地打开车内的收音机,然后开车上路。大约10来分钟后,收音机里终于传来有关地震的各种杂乱的消息,当地广播电台根据四川地震局的消息报道汶川发生了8.1级地震,中国之声的消息则说是北京通州发生了5.3级地震,然后说汶川发生了7.8级地震。我从如此混乱的信息披露中,直感到情况的严重性,心里为汶川默默祈祷。

后来,随着消息的进一步披露,才知道情况的严重性远远超出了我的担心。这是一次举世罕见的强烈地震,在南起汶川映秀,北至广元青川的300公里龙门山断裂带上,空前的地震破坏力使该地区原有的地貌一瞬间发生了明显的改变,这些改变不但使山川易形,更裹挟并重创了生息在这个地区上的村镇城乡,使大半个中国为之震颤。当80秒的疯狂摧毁象狂风般席卷过去后,给这片地区留下满目疮痍和惨重伤亡。灾区的那些触目可见的瓦砾和接近10万的遇难者,尤其是那些刚刚跨进教室,还没来得及完全打开教科书和笔记本的孩子们,猝不及防地在崩溃的瓦砾中走完了自己短暂的一生。如此巨大的悲哀,为我们的2008刻下一道永远消失不去的伤痕。

每当想到这些,我就深切的感到自己是个幸存者,所有在震后还有机会继续活下去的人们,我们都是幸存者。面对灾难,我们根本无法选择,仅仅是好运使我们不在那上千公里方圆的灾难中心,所以我们得以幸存!生命是如此多姿多彩,活着就是一种美好和幸运。愿所有活着的人们,用幸存者的心态去好好珍惜,让生命的本真,照亮我们未来的旅途。

多灾多难的2008,让我们更深切地读懂了生命,也更庄严地读懂了死亡。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