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岸博客

思想的部件 情绪的结构 趣味的殊途

我看北京奥运开幕式

刚刚结束的北京2008奥运会开幕式,是一场憋了很久之后终于上演的中国文化秀。奥运百年,此番躬逢其盛,素以“面子”为重的中国,自然要倾举国之力。所以,我猜,总导演张艺谋肯定不会有预算方面的任何障碍。所以,不管这场秀是成功或失败,至少它首先看上去是一场昂贵得无出其右的奥运开幕盛典。

关于开幕式成功与否,不同的人自有不同的见解。我对张艺谋近年来的浮华、浅薄、用感官刺激代替审美诉求、用矫饰历史取代直面现实的做法一直很不以为然,所以,对他执鞭的开幕式本来也没抱多大的奢望。而本次开幕式的结果,也的确是向我们再一次变本加厉地展示了一回张艺谋。虽然在场面上没有老谋子的身影,但他的影子却象幽灵一样在那一刻的鸟巢中无处不在。也许,这种本来就需要夸张和渲染的场合,正是张艺谋的长项。从外媒的反应来看,也是一片喝彩。看来,北京奥组委厘定老谋子的总导演职位,也是想要借重他擅长揣度洋人的中国文化心理以及由此而来的海外影响力,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们的预想并没有白费。

然而,这场可谓“盛大”而“惊艳”的奥运开幕式,除了“盛大”和“惊艳”之外,还有什么呢?真的有点象看完了“满城尽戴黄金甲”的感觉,剔除了形式之后,居然没剩下什么东西。

最开始的那一个“缶阵”,气势可谓磅礴,但那不过就是一个击鼓的场面而已。张艺谋硬是给这场擂鼓表演塞进“缶”这个中华文化符号。如果运用得当,也不过是耍了个小聪明。只可惜这个小聪明耍得不好,作家章立凡已撰文指出:开幕式上的那些“缶”根本不是什么“缶”,不过是套在“缶”外面的一层“外套”。老谋子们生搬硬套曾侯乙墓出土的“铜鉴缶”,结果却买窦还珠,搞错了东西。这样的“击缶”,古今中外闻所未闻,这个“缶阵”,实属矫情搞怪。还不如就老老实实上演一出声光配合的擂鼓阵,反而显得自然大方,而且丝毫无损于中华文化内涵。

接下来的画卷创意相当精彩,气势磅礴,为即将上演的内容做了绝妙的铺垫。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副画卷从头铺到尾,一副一卷文章包打天下的架势。那副长卷一直铺在那里,久而久之,把人们(尤其是占绝大多数的电视观众)的视觉兴奋区域收束到中央的长条上,在与宽大的鸟巢场地相形之下,慢慢显得单调而小气。有人说,看完开幕式始终忘不了那张巨大的“创可贴”,虽是调侃,但也不乏锐意。一场不遗余力构思数载的表演,居然就这样一根筋地延续下去,令人扼腕。当那些舞者开始在上面用舞蹈来书写的时候,我们充满了期待,但当这种期待最终没有得到兑现的时候,我真的觉得,张艺谋已经技穷了。

还有那首不得不说的主题歌,我觉得作者一定是对电影《城南旧事》里弘一法师改词的《送别》做了特别地揣摩。我想,那首旋律简单而朗朗上口的曲子能跨越时空流传至今,一定使作者产生了强烈的模仿冲动,最终写出了这首酷似儿歌(莎拉布莱曼语)的歌曲。听上去,无论从调式、节奏和歌词断句上,都是《送别》的一个翻版。这首歌的可贵之处是表达朴素情感,不说大话,但整首歌听完以后,就告诉我们:大家一起来北京,我们很高兴。奥运主题被诠释得如此乏味,恰恰是儿歌的水准。从另一方面说,如此舒缓而毫无动感的旋律充作一场运动会的主题歌,也是相当欠考虑的。

就我而言,整场开幕式表演,给我留下的最深映像倒不是那张巨大的“创可贴”。而是没有什么特别深刻的映像。算起来,最出彩的部分是那些漂亮的烟火,尤其是那一串从天而降,急速射向地面的烟火,有不同凡响的感觉。另外,就是那些在入场式的漫长时间里,一直跳跃欢呼着的美丽的白衣女孩儿们,她们一定累得够呛,但却为开幕式增添了一抹美丽的靓色。








点赞
  1. 说道:

    京奥开幕式是一部浪漫、梦幻与激情[激情与否视乎看官心态]的史诗[也包含现在与未来憧憬],对偶工整,数人与千人、小孩与成人、华人与洋人、内围与外围、纵轴与圆周、空中与地面、古与今、五十六族共和与两岸分治[注意姚明身傍林浩所持倒置的小旗]等等。
    空中脚印表达万邦来朝[对应各国运动员鞋底带着环保颜料踏过画纸进场],梦幻五环与敦煌飞仙表达现代丝绸之路,五十六族小孩与五星旗表达五十六族共和统一[对应姚明身傍林浩手持倒置小五星旗以表达两岸仍处于两个政权的分治状态],林妙可演唱《歌唱祖国》表达文艺兴盛[对应刘欢伯伯的乡巴形象],小孩交五星旗给成人表达时间由未来回到现在,五星旗升旗礼是地域及时间座标京奥二零零八年。之后藉着画卷进入古代,三个《和》字表达先秦三个朝代的兴替,长城是时间座标秦朝,这环节结束前的桃花表达中国象形文字古文明的生命力。《和》字与孔子[洋名Confucius ]门生表达孔子《和为贵》理念,京剧木偶戏与外围“观众”表达孟子[洋名 Mencius]《民为贵》理念。
    郎朗教李木子弹琴表达文艺的薪火相传[李木子就是林妙可的童年,上空的朱巧妍就是李木子的童年梦想]。《和平鸽》与画卷屏幕中的影像[自然景观、人物至现代化建筑、铁路等等]表达大陆改革开放后经济起飞,人叠《鸟巢》就是时间座标京奥二零零八年。《太极》与活动屏幕中的影像[天泽火雷风水山地]表达科技发展[驾驭自然的功夫就是科技了,随便在网上搜一搜也找到大量“天人合一”粗略类比现代科学量子力学的论述],老师教小孩绘画就是表达科技的薪火相传。画卷屏幕中的影像就是电影镜头,由水珠的近镜到外层空间,最后回到地球,时间由未来回到京奥二零零八年八月,神七或之后的三个航天员是时间座标。《地球》顶端就是京奥场馆,吊着的五十八人表达散居各地[在轨道上奔跑]的华人为京奥欢呼雀跃[翻滚、跳跃],外围洋人小孩笑脸的弦外之音就是成年洋人对京奥不友善!五十六族成人[即表演开始时五十六族小孩的年代]载歌载舞表达国家富强[现在少数族裔大多处于偏远贫穷的山区]。
    李宁在正在打开的卷轴奔跑表达中国古代科学发展的进程,比埃及古文明稍晚冒升,随即赶过并领先全球,后来落后于西方世界,点火的一瞬就是大陆改革开放的一刻,点火前停顿十秒就是文革十年,李宁飞天点火就是整个开幕式表演主题“一个薪火相传的文化和一个民族复兴的梦想”的总结。《歌唱祖国》的歌词,连结到《我和你》的歌词及太极环节小孩的唱诵:“天气变暖了,冰川融化了,土地变小了,鸟儿不见了。我们来植树,我们来种草,大地变绿了,天空变蓝了,春天又来了,鸟儿回来了。”,不难看出京奥主办单位藉京奥开幕式向全球华人传递的讯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