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岸博客

思想的部件 情绪的结构 趣味的殊途

釜溪河情思(配乐朗诵)

2008年11月22日晚,著名二胡演奏家陶培力先生的独奏音乐会在自贡剧场上演,应音乐会之邀,撰写此文做配乐朗诵之用。本文由我的好友—四川电视台主持人海光现场配乐朗诵。

在那些古老的文明发祥地,总是有亘古不息的河流年复一年地流淌着,一刻不停。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奔腾不息,最终成就了强大的西方文明;而黄河和长江则绵延万古,孕育和滋养了辉煌的东方文明。当我们回到文明的故乡去的时候,总是能找到一条生生不息的河流。

其实,在我们每个人的生命中,也流淌着一条河流。


在我心中,日夜不停涓涓流淌着的,就是那条蜿蜒在故土之上的釜溪河。这条小小的河流,安安静静、曲曲折折,虽没有波澜壮阔,却蕴藏了无限风景。就象一个独具韵味的邻家女孩儿,虽然说不上惊艳,也算不得绝美,但却格外的亲切,如水的温柔。只消瞥上一眼,心里就会被撩起一段韵味悠长的绵绵情思。

在我生命的历程中,也曾经到过许多大江大河。我曾在壮丽的长江三峡荡舟,也曾经在惊险的黄河壶口瀑布濯足。象画廊一样绵延百里的美丽漓江,曾使我叹服大自然的神功鬼斧;如西子般风光旖旎的十里西湖,曾令我在韵味无穷的人文气息中熏染陶醉,久久流连。虽然有道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然而,多少年来,我灵魂深处的脚步,却总是在故乡的河畔羁留;心里那只从不停息的渡船,渡过了黄河也渡过了长江,但却总也渡不过这条窄窄的釜溪河。

我整个的童年时光,就是浸染在釜溪河的美丽和恬静里。当年河边的那些金色的沙滩和河上的那些轻盈的渔舟已经成了心中抹不去的风景。我怎么也忘不掉,晚霞跌落在河水中泛起的那些色彩。在落日的余辉里,这条光影流动的河流曾引起过一个少年的无边遐想;我怎么也忘不掉,横跨在河上的石孔桥和兀立在岸边的王爺庙,在童年的目光中,它们是那样的神秘而悠远。这条穿城而过的釜溪河,就象一首优雅的慢板,一唱三叹,婉转低回,酝酿成这座城市交响乐中最优美最抒情的乐章。

在我们国家的江河谱系上,作为沱江支流的釜溪河,可能名不见经传。但就在这条不起眼的河流上,曾经上演过一段轰轰烈烈的盐运史。自流井的盐业历史源远流长,完整的制盐工艺和宏大的生产规模为这方土地赢得了“盐都”的美誉。在当年富甲一方的自流井盐业兴盛的时期,釜溪河上樯帆林立,热闹非常。白花花的食盐通过这条小小的河流,源源不断地运往各地,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当年的釜溪河,真的是一条不折不扣的黄金水道。

今天,随着时代的变迁和产业的更替,釜溪河当年的繁华已经风光不再。一度的喧嚣淡然远去,河水复归平静,依然在岁月的律动中默默地流淌。然而,生活仍然在继续,它就象河流一样古老而常新。生活在这方土地上的人们,曾经创造过我们民族历史上,最早最辉煌的产业文明,他们的聪明才智和创造能力,就象这涓涓的河水一样,不会止息。

河流曾经孕育过生命,河流曾经创造过文明。有河水流淌的地方,希望将不会破灭;有河水哺育的土地,总会绽放无限的生机。

我想,无论我走到哪里,也无论将来我怎样慢慢老去。这条美丽的釜溪河,将会一直流淌在我生长的故乡,也会一直流淌在我心灵的故乡。

0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