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岸博客

思想的部件 情绪的结构 趣味的殊途

至今仍然记得最早读《野火集》时的震撼

@贺卫方 :【龙应台】有幸再次见到龙应台女士,交谈中颇多收益。赠送她小书一册,不揣浅陋,把自己年末的一首打油诗也写了上去。至今仍然记得最早读《野火集》时的震撼。她的一只健笔真是抵得上三千毛瑟呢。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