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岸博客

思想的部件 情绪的结构 趣味的殊途

留给我们的汉字已经不多了

@tombkeeper:最荒谬的是,我们看到这种荒谬时已经习以为常,不觉得荒谬了。

点赞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