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岸博客

思想的部件 情绪的结构 趣味的殊途

王艺洁,“快女”秀错失的一个机会

一直以来,我们这个民族都喜欢以重视“传统”来自我标榜。但是,在很多情况下,被我们宣称十分重视的那些“传统”,其实并不实际存在。它们往往仅存在于少数精英们的自我设计,或者存在于某些人群为达到某种目的,而竭力推销的,另有所图的意淫之中。

就传统而言,真正的精粹和灵魂是被抽象出来的那些东西,比如“价值”、比如“精神”、比如“气节”等等。而此外的那些具象的东西却是非常次要的,甚至可以扫荡。比如“仪式”,比如“装束”,比如“规矩”等等。明白这一点,就不会傻到穿了一件宽袍大袖的所谓“汉服”,去趟一回“曲水流觞”的浑水,就以为是在复兴传统了。其实,那不过是在做戏,是被一脉按捺不住的荡漾春情,导演的一场红杏出墙的白日梦而已。

这话看上去扯得实在是有点远,不过,请也不要“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在这里借凤凰卫视那位时事评论员阮次山招牌式的阴谋论语言来用一回,叫做“许多看来不相关的事,其实都是相互关联的”。其实我是想说,一个真正能够独立于世界之林的国家民族,最重要的要件并不是坚船利炮,高音喇叭……,而是拥有一套强大的传统价值,和对这一价值体系的坚守。用当下最为流行的表述方式,这个叫做“软实力”。国家民族如此,一档选秀节目同样如此。

公道地说,“快女”的风格差不多已经形成。而且,这个风格还不象对岸的《康熙来了》那种完全依靠主持人来确立的模式。快女的style已经几乎自成一体,任何时候换另一波人来主持,最多稍有不同,但总体风格依然会自然传承。但是,“快女”的软实力是什么?软绵绵的“快女”具有“软实力”吗?迄今为止,我们看见的是时尚靓丽的青春少女,焕彩炫目的灯光舞美,热情中烧的各路粉丝,各怀心事的突兀评审,当然,决不能忽视那一支水平卓著的电声乐队,还有相当具有水准的各路和声以及伴舞团队。自然,也少不了两个迷失在这一切中的节目主持。这些是堪称豪华的“硬实力”。而“软实力”在哪里?打着灯笼火把找了这几个星期,却难觅踪影。

请不要把被标榜的“快乐”误当成了“软实力”。就算是,也没见这场秀究竟有多少快乐,和野心比起来,快乐最多就像穿在那些女孩儿身上的衣服一样,令人捉摸不定。自然,奔涌的泪水和无处不在的滥情也不是“软实力”,如果是,那这个档次也太低了些。可以肯定,“淡定”或者“超越”更不能算“软实力”,一场秀居然在拿“淡定”说事,稍稍琢磨一下就觉得匪夷所思,那么你们是在作秀吗?至于“超越”云云,不如直接说成“野心”来得爽快。自然我并没有觉得野心有什么不好,只是作为一档秀,你应该去包容它,甚至去利用它,但你不能做的是把它当作一种价值来标榜。退一万步说,你就是认准了要鼓励“野心”,可是你也没有做到啊,你不是还是在人模狗样地倡导相亲相爱,和睦共赢吗?否则,那些精心包装出来蒙事儿的VCR,就不该用那种类型的镜头语言,不是吗?

毫无疑问,“快女”节目的灵魂应该是“快女”,是她们的魅力绽放在为秀场实实在在地加分。同时,从她们身上焕发出来的艺术和个人魅力,最终将成为“快女”节目的价值定位,并形成某种具有传统意义的秀场感召力。而所谓“软实力”则蕴含其中。秀场在成就“快女”,而“快女”也在成就着秀场,就看是谁在错过谁了。

以我观之,上一届,你们错过了郁可唯也许还有得讨论,这一届,你们错过了小玛利亚凯利-喻佳丽也就算了。但这一周你们错过了王艺洁,却是一种无法弥补的错失。“快女”这个舞台从来不缺喧嚣和热闹,也不缺时尚和性感,更不缺眼泪和卖萌。但是却独缺一种所谓的“文艺份儿”。“快女”要想摆脱目前这种“没文化”、“瞎起哄”,被人老是戳着脊梁骨指为“媚俗”的节目,太需要靠这种“文艺份儿”来自我洗刷,脱茧而出了。

20110805022804522一开始并不太打眼的王艺洁,随着一场一场秀下来,正在开始渐入佳境,浑身透出一种难以遏制的魅力。论青涩她不如杨洋,论霸气她略输刘忻。但并不算漂亮的她,却包裹在一段与生俱来地妩媚和大气中,用她卓越的演唱功力和比其她人高出几个梯次的文艺感受力,向我们层层递进地展示出那一段只属于她本人,但却能无形中感染舞台的,富于侵略性的独特魅力。她带着一丝孤独,透着几分活泼,间杂着几许幽怨,挥发着一身的潇洒,象一个行走天涯的流浪天使,不期而遇地降临“快女”的舞台,理一理洁白的翅膀,为我们顺便哼唱出一些宛如天籁的曲调。而这个浮躁的舞台似乎对此有些不很耐烦,早早的在一种令人惊诧的弱智驱使之下,驱散了这一片本来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海市蜃楼。

在我的印象里,“快女”舞台留给我最不可磨灭的回忆只有两段。一个是第一届“超女”的舞台上,张靓颖带给我们的那一曲《阿根廷不要为我哭泣》。那一曲所谓的灵魂演唱,虽然只有短短的一段,但足可成为这首歌的最佳演绎版本之一;另一段就是本届“快女”王艺洁的《waka waka》,活泼,自信,浑身上下充满音乐的律动和无法抗拒的异国情调,你会觉得她和那首歌所兼带的拉丁风情和非洲狂放是如此的合拍,浑然天成而且还比原版多焕发出一些东方情愫,应该是这首歌的一份最别致的演绎。2011年盛夏的王艺洁,给了我一次如此炫目的惊鸿一瞥。

我不相信这种时刻可以重复,就像那个身着白衬衣和经典牛仔裤,双手还有点怯生生的捧着话筒,完成了那一曲灵魂演绎的张靓颖,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过一样。这个浑身上下充满着文艺气质,载歌载舞把南非世界杯生生地拉回到“超女”舞台上来的王艺洁,也将不会再回来。天使还将重新去流浪,谁错过了谁活该。

如果“快女”的舞台注定要这样浮躁下去,那就绝不可能形成属于自己的“价值观”,更谈不上可以让自己独立于秀场的“软实力”了。无法体现价值观或软实力的“超女”,将会象旷野里的孤魂野鬼,尽可以幻化得美艳绝伦,却不得超生。

在这个酷热难当的夏日里,不被待见的王艺洁轻灵地走了,去继续她自己向往的流浪生涯。在她的身后,留下了一场不折不扣的秀还在继续着。她什么也没有错过,而错过了她的这个浮躁而野心勃勃的秀场,却霎时间变得灵魂出窍,无疾而终了。








点赞
  1. Rita说道:

    谢谢朋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