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岸博客

思想的部件 情绪的结构 趣味的殊途

禅诗

几年前,随同老爸及几位父挚同游自贡尖山。长幼几个于柳岸边捡张桌子,临水坐下,伴着浓浓的茶香,古往今来,海阔天空地吹牛。其间,说起佛道禅经,其中一位随口对我念了一首禅诗,道是:

千尺丝纶直下垂,一波才动万波随;夜静水寒鱼不食,满船载得月明归。

一串大白话,通俗流畅,生动细致,感觉象是随口诵出,不着痕迹,简直象从《千家诗》这样的蒙学读物里拣出来的一样,哪里象是出自佛家长老且意在说禅呢。

本人疏于佛法,不解禅意。但细品此诗,却被诗中那种空灵随和的意象所感染。尤其最后一句,既说满,又说空,满满地载回一船空,如此修辞,深得诗家三味。读禅诗要有些猜谜的工夫,因为诗人是在“参悟”,其所悟又往往是一些不能言说的东西。就算猜出诗人的意图,也不能说,一说就白了,一白就离禅意相去甚远。

但我们终究不能就这么绷着打哑谜啊。好在本人不参禅,因此,就算“不可说”,不妨也来说一说。此诗就其做为诗而言,意思明白贯通,而且有趣,但要析其禅意,却要一句一句拆开来解读。这也难怪,“参悟”本身也就是一种非理性不连贯的东西。我们就一句一句的来看:

千尺丝纶直下垂。这是在说人的欲望,一句“直下垂”,活画出那种不顾一切追逐名利的样子。而“千尺丝纶”,犹言欲望之强烈。

一波才动万波随。再明白不过,这是在描摹人们的贪念,告诉我们贪欲起于一端,却可以无限膨胀。所谓“得陇望蜀”,就是这个意思。

夜静水寒鱼不食。作者借此自况,乃是说只要心如止水,则无欲无求。“鱼”本是要因贪欲而咬钩的,但“夜静水寒”,鱼也就不上钓了。

满船载得月明归。无需多言了,此为诗眼。前面的铺垫,都是为了在这一句落脚。借“满”说“空”,托“有”写“无”,是禅诗里惯用的路数,最上品要算“蝉噪林欲静,鸟鸣山更幽”了。

如此一拆解,全诗被我弄得意趣全无,索然无味,真是罪过。

佛家有禅宗一派,讲究“顿悟”和“心传”,不立文字。故此玄之又玄,无从辨难,一句“不可说”,挡住了滔滔驳论。所以,所谓“禅”,基本上不是学理,而是一种修行的方法。由于不能立论,所以很难交流,常常用“偈语”和“禅诗”说事,非常类似于“打哑谜”。红楼梦里贾宝玉有一阵子喜欢上了这种“参悟”的游戏,结果被姐妹们嘲笑,尤其是被博学而聪颖的林妹妹兜头一句“至贵者宝,至坚者玉。汝有何贵?汝有何坚?”问了个无言以对,从此再也不行此道了。

关于禅宗和禅诗,还有一段非常著名的公案,就是佛教禅宗五祖传衣钵给慧能和尚的故事,涉及两首禅诗。当时,五祖想要遴选一个弟子以传其衣钵,遂让众弟子作偈,要考考他们的悟性。神秀和尚时为五祖门下首座,于是先做了一首,道是:

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此诗可谓工稳通达,有情有景,身心和谐,情景交融,借物明志,得体达意。得到五祖的称赏,但并没有传其衣钵。

慧能和尚那时正初入门下,在后院干些打杂之类的粗活,属于“烧火和尚”之类。当时路过殿堂,听了神秀的偈语,也不知哪来一股冲动,很不注意场合,尽也口占一偈:

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好个“本来无一物”,可谓禅宗之宗。慧能由此而得五祖秘传衣钵,隐行南下传道说法,遂成禅宗六祖。

凭心而论,就诗本身而言,神秀和尚是真正的诗家笔法,虽没什么绝佳的好句,但全诗活现出一个勤勉修行的僧人励志苦行的情景。而慧能和尚借以承传衣钵的“改编版”则只剩了直言直白的说教,于禅或许高妙(?),于诗则乏善可陈了。

0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