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岸博客

思想的部件 情绪的结构 趣味的殊途

分类:b.散文随笔

雏凤不识老凤声

当今流行“弘扬传统”、“振兴国学”,这自然是好的。不过,在“弘扬”和“振兴”之前,我们是不是该先把那些曾被当作破烂扔掉的传统文化常识找些回来,恶补一下?否则,连常识都是缺失的,我们到底要“弘扬”和“振兴”些什么呢?我们总喜欢号称自己几千年来…

未妨惆怅是清狂

一般而言,在所有文学体裁里,诗歌应该最能够超脱于时代了。左不过风花雪月,美人芳草,管它是李家天下还是赵家江山,总是不相干的。但是情况却往往相反,即便是诗歌这种“纯文学”,也完全无法逃离时代的影响。 胡应麟在《诗薮》里说:盛唐句如“海日生残月…

依稀闻到“太狂生”

如果说“性”是对肉体孤独的救赎,那么,“美”则是对精神孤独的救赎。当得到救赎的人类带着自我意识从懵懂中苏醒,就不但创造了生命的奇迹,也同时成就了自然的荣耀。这就是当我们在谈论艺术的时候,我们真正在谈论的东西。数千年前,睿智的孔夫子用《诗经》…

杂说《红楼梦》中的诗歌

曹公在诗词上是个有才情的人,所以才有令人拍案叫绝的“白傅诗灵应喜甚,定教蛮素鬼排场”。只可惜残璧仅存,无法一窥全豹。但仅凭这一联,足以领教诗人的功力。所以,就算有人说作者是想借一部《石头记》留诗,也不会离谱到哪里去。只是,就一般的写作规律而…

我们传统中的精彩

我们被现实完全驯化了。苏晓康说,这是土地的罪恶。我们似乎已经失去了对生活的激情和创造,陕北俚语,把“生活”叫做“活人”,形象地说明了我们对生活的要求是如此之低,低到和动物的本能需求完全一致。难道,我们对生活就没有更多的诉求?其实,也并非完全…

莫让红颜守空枕

当年第一次听到那首《追梦人》的时候,迎头碰上的,就是这种醍醐灌顶的感觉。顽劣中透着老辣的罗大佑,清纯中渐趋成熟的凤飞飞,凝重而悲悯的旋律,从容而内敛的演唱,唱谢了青春,唱浓了愁绪。这已经不是“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了。这是来自青春散场的…

“快女”较的是什么劲?

当下,湖南卫视的“快乐女声”总决赛正火爆进行。台上时尚靓丽的年轻姑娘们清歌妙舞;台下风格品味各不相同的评委们指手划脚顺带自我卖弄;还有各路看客竞相围观:歌星扯“气息”,制作人闹“辨识度”,乐评人抡“板砖”,微博控八“绯闻”;还有批评家赞“选…

“推敲”辨

这段“推敲”公案,最终被韩退之以“敲”字定案,也成了一个广泛共识。这迎门一敲,声音清脆,为诗中那个倦鸟还巢,野僧投寺的慵懒傍晚,平添了一段蓬勃生气。所谓声色相谐,视听互动,诗家三味,尽在其妙。前些天,和朋友旁晚散步吹牛,蜿蜒走过沿河的林间山…

现代性是对文化的解消

所谓“现代性”,是一个比较令人疑惑的概念,对中国人而言,这个词和“西化”几乎可以等量齐观。然而,“西化”其实也是一个令人恍惚的概念,“西方”这个东东是如此的宏观,无论在时间上和空间上都不是一个一成不变的同一体,那么“西化”是怎么可能的呢?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