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岸博客

思想的部件 情绪的结构 趣味的殊途

分类:b.散文随笔

珍重巴西,足球很累

多少年来,巴西的孩子们赤脚在沙滩上模仿着贝利的这一招一式,渴望着以那样的方式在球场上去赢得尊重,证明自己。也许,正是这种动机造就了足球的巴西,造就了被人们广为称颂的所谓“桑巴足球”、“艺术足球”、“美丽足球”。巴西人在足球上表现出的种种匪夷…

跨不过的鲁迅

一个完全没有批判精神的社会,无法自我反省,也就没有进步的可能。中华民族几千年封建专制的黑暗现实已经为此做了生动的注脚。我相信,我们民族迄今为止最深刻最伟大的变革发生在上个世纪初期:辛亥革命在政治上铲除了中华大地数千年的封建专制统治,把中华民…

诗意人生

生活在社会中的人,一生中绝大多数时间都是身不由己的。我们被环境桎梏着,用大量的生命成本去应付那些无法回避的人和事。把酒对月、横笛临风、秉烛夜读、红袖添香,此等况味,对很多人来说,是难得一遇的浪漫,甚至是一生的白日梦。年轻的时候,有一次偶然读…

《红楼梦》的体裁及作者

《石头记》一开始就是一种“文人小说”。作者根本从来就没有想到要让“广大劳动人民”来读它,也没打算要让它流入到茶馆酒肆里,成为说书人的材料。作者自话:此书大旨不过谈情。就算我们老老实实,信了作者的意思,把它当作“言情”小说。如此洋洋洒洒一部巨…

萦萦旧梦说《红楼》

《水浒》崇拜暴力以至于善恶不分,《三国演义》鼓吹权谋可以突破底线,《西游记》不伦不类,《三言两拍》虽然反映社会现实,但却专讲淫秽故事,而且还要套一层意识形态的外衣,象是当今拍电影的想要设法骗过审查当局一样无聊。这些东西,一眼望去有点昏天黑地…

想起鲜奶飘香的年代

小时候,我住的大杂院里,每天早上天不见亮,院子里就会传出两种声音,一种声音是吆喝倒马桶,另一种是送牛奶。有时候起来早锻炼,就会碰到那些每天天不亮就出现在我们生活中的熟悉面孔,免不了打打招呼,互相说说家长里短。倒马桶的大多是附近的农民,更换的…

批判与虚无

宋代理学家张载曾为知识分子说过一段豪迈而极富使命感的话。所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有人说,宋代的知识分子是中国历史上人格最独立的一代。从张载的这段满怀抱负的言论中,可以得到充分的印证。你看,在这段言论中,…

谁来仲裁科学?

现在,坊间流行科学与伪科学之争。现行《科普法》上明文反对伪科学,但什么是伪科学却没有明确的解释。到底应该怎样来解释,由谁来解释,即或干脆取消这项法律,的确是个很重要的问题。因为,实际上这是利用法律形式来对科学活动进行仲裁。用什么来保证这种仲…

禅诗

几年前,随同老爸及几位父挚同游自贡尖山。长幼几个于柳岸边捡张桌子,临水坐下,伴着浓浓的茶香,古往今来,海阔天空地吹牛。其间,说起佛道禅经,其中一位随口对我念了一首禅诗,道是:千尺丝纶直下垂,一波才动万波随;夜静水寒鱼不食,满船载得月明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