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岸博客

思想的部件 情绪的结构 趣味的殊途

分类:b.散文随笔

童年回忆-黄桷坝

“黄桷坝”是一个大杂院,这里渗满了我的童年和少年时光。时至今日,我经常会在梦里回到那个被黄桷树的浓荫覆盖着的寻常院落,重新看见那些熟悉的面孔,重新走进那段美好而无忧无虑的生活中去,曾经的一切仍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在讲“黄桷坝”的故事之前…

病中杂记

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2005年的春天到来的时候,我恰恰赶上了这等惬意的事情,不得不躺在了病床上。于病床上辗转反侧之际,始体会到先生所言极有道理,但也不免有失偏颇。其实,躺在病床上本身,岂是可以随随便便着一“躺”字了得的轻松事!先别说无论…

川陕记行

早些年,成都平原上曾经到处可以见到一种独特的交通工具:独轮车。它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外号,叫做“鸡公车”,可能是因为这种车完全是木结构,木制的轮轴和轴孔的结合处没有现代的轴承连接,而是直接结合在一起,车子走起来的时候,由于磨擦而发出一种类似公…

我的雅俗观

自十九世纪伊始,伟大的“五四”新文化运动洪波涌起,在伴随着“打倒孔家店!”口号的一阵狂飙突进之后,新世纪的地平线上玉石俱焚,一片狼藉,所谓的“雅俗”界线也已经消失殆尽,其所谓“雅”,以今天的眼光看来,几乎全成了“精神病”的症状,其所谓“俗”…

生命的境界

夜空里的满月,默默高悬,寒光四射;苍海中的波浪,闻风而起,响遏行云。朔风凛凛,夏日融融,高山流水,莽原披雪。所有这些,都各自因势而生,随律而动,发自不得不发,归于不得不归。它们虽然蕴含着况世的苍凉,幽长的意韵,无穷的豪迈,绝尘的空灵……,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