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岸博客

思想的部件 情绪的结构 趣味的殊途

莫让红颜守空枕

当年第一次听到那首《追梦人》的时候,迎头碰上的,就是这种醍醐灌顶的感觉。顽劣中透着老辣的罗大佑,清纯中渐趋成熟的凤飞飞,凝重而悲悯的旋律,从容而内敛的演唱,唱谢了青春,唱浓了愁绪。这已经不是“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了。这是来自青春散场的…

“儒商”是个什么东西?

其实,商人是值得尊重的,纯粹的商人只谈纯粹的利益,哪怕有时候给你灌点“互利互惠”的迷魂汤,也还是拿“利”字在说事,这里面绝不掺杂什么正义、道德、信念等意识形态。因为正常人都明白,这些意识形态不是交易品。德国人歌德很早就用洋洋洒洒一部《浮士德…

“快女”较的是什么劲?

当下,湖南卫视的“快乐女声”总决赛正火爆进行。台上时尚靓丽的年轻姑娘们清歌妙舞;台下风格品味各不相同的评委们指手划脚顺带自我卖弄;还有各路看客竞相围观:歌星扯“气息”,制作人闹“辨识度”,乐评人抡“板砖”,微博控八“绯闻”;还有批评家赞“选…

“推敲”辨

这段“推敲”公案,最终被韩退之以“敲”字定案,也成了一个广泛共识。这迎门一敲,声音清脆,为诗中那个倦鸟还巢,野僧投寺的慵懒傍晚,平添了一段蓬勃生气。所谓声色相谐,视听互动,诗家三味,尽在其妙。前些天,和朋友旁晚散步吹牛,蜿蜒走过沿河的林间山…

现代性是对文化的解消

所谓“现代性”,是一个比较令人疑惑的概念,对中国人而言,这个词和“西化”几乎可以等量齐观。然而,“西化”其实也是一个令人恍惚的概念,“西方”这个东东是如此的宏观,无论在时间上和空间上都不是一个一成不变的同一体,那么“西化”是怎么可能的呢?这…

珍重巴西,足球很累

多少年来,巴西的孩子们赤脚在沙滩上模仿着贝利的这一招一式,渴望着以那样的方式在球场上去赢得尊重,证明自己。也许,正是这种动机造就了足球的巴西,造就了被人们广为称颂的所谓“桑巴足球”、“艺术足球”、“美丽足球”。巴西人在足球上表现出的种种匪夷…

跨不过的鲁迅

一个完全没有批判精神的社会,无法自我反省,也就没有进步的可能。中华民族几千年封建专制的黑暗现实已经为此做了生动的注脚。我相信,我们民族迄今为止最深刻最伟大的变革发生在上个世纪初期:辛亥革命在政治上铲除了中华大地数千年的封建专制统治,把中华民…

诗意人生

生活在社会中的人,一生中绝大多数时间都是身不由己的。我们被环境桎梏着,用大量的生命成本去应付那些无法回避的人和事。把酒对月、横笛临风、秉烛夜读、红袖添香,此等况味,对很多人来说,是难得一遇的浪漫,甚至是一生的白日梦。年轻的时候,有一次偶然读…

检点江山付诗情

古之帝王诗歌,是一类较为特殊的诗歌。在绝大部分情况下,那些诗歌之所以能够流传,往往不在乎诗歌,而在乎帝王。诗歌的流传是借了帝王的光。但也有一个反例就是南唐后主李煜,客观的地说,李煜作为帝王很不起眼,他反倒是借那首千古绝唱:“问君能有几多愁,…

在平凡中担当

什么是好的叙事文学?大概各人心中自有一把尺子。就我而言,这把尺子不仅仅用来丈量语言的魅力和故事的精彩程度。我把“历史自觉”镌刻在这把尺子上,作为非常重要的尺度。我想,文学应该是其所处时代的一部生动的传记。站在对文学整体审视的角度来看,这更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