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岸博客

思想的部件 情绪的结构 趣味的殊途

谁来仲裁科学?

现在,坊间流行科学与伪科学之争。现行《科普法》上明文反对伪科学,但什么是伪科学却没有明确的解释。到底应该怎样来解释,由谁来解释,即或干脆取消这项法律,的确是个很重要的问题。因为,实际上这是利用法律形式来对科学活动进行仲裁。用什么来保证这种仲…

禅诗

几年前,随同老爸及几位父挚同游自贡尖山。长幼几个于柳岸边捡张桌子,临水坐下,伴着浓浓的茶香,古往今来,海阔天空地吹牛。其间,说起佛道禅经,其中一位随口对我念了一首禅诗,道是:千尺丝纶直下垂,一波才动万波随;夜静水寒鱼不食,满船载得月明归。 …

童年回忆-黄桷坝

“黄桷坝”是一个大杂院,这里渗满了我的童年和少年时光。时至今日,我经常会在梦里回到那个被黄桷树的浓荫覆盖着的寻常院落,重新看见那些熟悉的面孔,重新走进那段美好而无忧无虑的生活中去,曾经的一切仍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在讲“黄桷坝”的故事之前…

请收起那付“精英”嘴脸

其实,当代中国文化的现实是,我们的“精英文化”在传承上面临着一种茫然。一眼望去我们的来路上尽管熙熙攘攘但却实在是乏善可陈。现代文化的虚无是一个痛苦的现实,我们砸烂得太多,却没有什么足以替代的创造。这种虚无不但影响了一代立志想要做“精英”的人…

病中杂记

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2005年的春天到来的时候,我恰恰赶上了这等惬意的事情,不得不躺在了病床上。于病床上辗转反侧之际,始体会到先生所言极有道理,但也不免有失偏颇。其实,躺在病床上本身,岂是可以随随便便着一“躺”字了得的轻松事!先别说无论…

川陕记行

早些年,成都平原上曾经到处可以见到一种独特的交通工具:独轮车。它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外号,叫做“鸡公车”,可能是因为这种车完全是木结构,木制的轮轴和轴孔的结合处没有现代的轴承连接,而是直接结合在一起,车子走起来的时候,由于磨擦而发出一种类似公…

我的雅俗观

自十九世纪伊始,伟大的“五四”新文化运动洪波涌起,在伴随着“打倒孔家店!”口号的一阵狂飙突进之后,新世纪的地平线上玉石俱焚,一片狼藉,所谓的“雅俗”界线也已经消失殆尽,其所谓“雅”,以今天的眼光看来,几乎全成了“精神病”的症状,其所谓“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