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岸博客

思想的部件 情绪的结构 趣味的殊途

我的雅俗观

自十九世纪伊始,伟大的“五四”新文化运动洪波涌起,在伴随着“打倒孔家店!”口号的一阵狂飙突进之后,新世纪的地平线上玉石俱焚,一片狼藉,所谓的“雅俗”界线也已经消失殆尽,其所谓“雅”,以今天的眼光看来,几乎全成了“精神病”的症状,其所谓“俗”…

生命的境界

夜空里的满月,默默高悬,寒光四射;苍海中的波浪,闻风而起,响遏行云。朔风凛凛,夏日融融,高山流水,莽原披雪。所有这些,都各自因势而生,随律而动,发自不得不发,归于不得不归。它们虽然蕴含着况世的苍凉,幽长的意韵,无穷的豪迈,绝尘的空灵……,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