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岸博客

思想的部件 情绪的结构 趣味的殊途

标签:产业

我们传统中的精彩

我们被现实完全驯化了。苏晓康说,这是土地的罪恶。我们似乎已经失去了对生活的激情和创造,陕北俚语,把“生活”叫做“活人”,形象地说明了我们对生活的要求是如此之低,低到和动物的本能需求完全一致。难道,我们对生活就没有更多的诉求?其实,也并非完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