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岸博客

思想的部件 情绪的结构 趣味的殊途

标签:文学

莫言幻觉

我们这里流行一句很富哲理的话,叫做:“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我倒是觉得,发明这话的人,才该获颁诺贝尔文学奖。把民族和世界这两个东西人为的地搞得如此紧张,心态上先就自我边缘化了。其实,“民族的”也好,“世界的”也好,都是流于表象的细枝末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