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岸博客

思想的部件 情绪的结构 趣味的殊途

标签:文艺评论

在平凡中担当

什么是好的叙事文学?大概各人心中自有一把尺子。就我而言,这把尺子不仅仅用来丈量语言的魅力和故事的精彩程度。我把“历史自觉”镌刻在这把尺子上,作为非常重要的尺度。我想,文学应该是其所处时代的一部生动的传记。站在对文学整体审视的角度来看,这更是…

《红楼梦》的体裁及作者

《石头记》一开始就是一种“文人小说”。作者根本从来就没有想到要让“广大劳动人民”来读它,也没打算要让它流入到茶馆酒肆里,成为说书人的材料。作者自话:此书大旨不过谈情。就算我们老老实实,信了作者的意思,把它当作“言情”小说。如此洋洋洒洒一部巨…

萦萦旧梦说《红楼》

《水浒》崇拜暴力以至于善恶不分,《三国演义》鼓吹权谋可以突破底线,《西游记》不伦不类,《三言两拍》虽然反映社会现实,但却专讲淫秽故事,而且还要套一层意识形态的外衣,象是当今拍电影的想要设法骗过审查当局一样无聊。这些东西,一眼望去有点昏天黑地…

禅诗

几年前,随同老爸及几位父挚同游自贡尖山。长幼几个于柳岸边捡张桌子,临水坐下,伴着浓浓的茶香,古往今来,海阔天空地吹牛。其间,说起佛道禅经,其中一位随口对我念了一首禅诗,道是:千尺丝纶直下垂,一波才动万波随;夜静水寒鱼不食,满船载得月明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