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岸博客

思想的部件 情绪的结构 趣味的殊途

标签:红楼梦

杂说《红楼梦》中的诗歌

曹公在诗词上是个有才情的人,所以才有令人拍案叫绝的“白傅诗灵应喜甚,定教蛮素鬼排场”。只可惜残璧仅存,无法一窥全豹。但仅凭这一联,足以领教诗人的功力。所以,就算有人说作者是想借一部《石头记》留诗,也不会离谱到哪里去。只是,就一般的写作规律而…

《红楼梦》的体裁及作者

《石头记》一开始就是一种“文人小说”。作者根本从来就没有想到要让“广大劳动人民”来读它,也没打算要让它流入到茶馆酒肆里,成为说书人的材料。作者自话:此书大旨不过谈情。就算我们老老实实,信了作者的意思,把它当作“言情”小说。如此洋洋洒洒一部巨…

萦萦旧梦说《红楼》

《水浒》崇拜暴力以至于善恶不分,《三国演义》鼓吹权谋可以突破底线,《西游记》不伦不类,《三言两拍》虽然反映社会现实,但却专讲淫秽故事,而且还要套一层意识形态的外衣,象是当今拍电影的想要设法骗过审查当局一样无聊。这些东西,一眼望去有点昏天黑地…